赵鹤的树杈

理智腐 小透明 入坑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丧病大学 澄桑 千文 翔江吃的都是冷cp

摸鱼日常_(:з」∠)_柳叶笔是个好东西,可惜不会用_(:з」∠)_

        新手, 乱想乱写,毫无逻辑_(:з」∠)_

        


         今天是二零一八年的最后一天,好友圈社交平台刷满了类似2018过去了2019会更好的动态,消息窗口也挤满了熟的不熟的人发来的祝福,唯独没有那个人的消息。

         那个最想见的人的消息。

         他说退圈就真的狠心放下了一切,再无半点交流。少年盯着手机叹了口气还是给他发去消息“我一直都在,我等着你。”——当然,没有回复。连着之前发过去的一连串消息都没有回复,孤零零的躺在对话框,像极了他的狂热女粉丝给他留的消息,一厢情愿而已。

          易烊千玺退出信息界面,随手放了一首歌,闭住眼躺在床上,他想起了之前刷微博时看到的被路人拍到的刘志宏,紧张拘束,微驼着背,笑的很僵,他过得好吗,又长高了啊,还是傻傻的,他,什么时候回来啊。没了他朝气的笑,没了温暖的拥抱,没了他向我跑来……易烊千玺捞过枕边的轻松熊埋在脸上……几分钟后突然扒拉过来手机发消息“别后音信,全凭路人口。”  易烊千玺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22:02    手机上那个联系不上的人突然回了消息“2019等我❤”


         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向高冷(bing bu)的大佬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以及这个一身明黄色的服装闹哪样,大佬你的应援色是红色你还记得吗?

        


        “别后音信,全凭路人口”是慕寒排骨合唱的《人间忽晚》。突然想起少主走了,两人距离会不会更大,假如退圈之后就断了联系,这恐怕就是他们的真实写照啊。

       他们会重逢在未来的_(:з」∠)_

        


画了一只小乔(然而并不会画男孩子_(:з」∠)_感觉娘娘的)
p1:头发未上色
p2:成品_(:з」∠)_
p3:奇妙的早晨

冷cp的魅力,该死的男人们竟如此美味! !

第一次手绘纪念!打开奇妙的新开关!不会画画星人觉得图层好用到哭!

澄桑 题目就是没有题目

       大写加粗OOC       

       时间线为大结局之后   

       怀桑暗恋多年   江澄半开窍设定

      

        这一夜的雨下的格外的大,江澄听着门外的雨声辗转反侧。雨落在屋檐上的声音,噼里啪啦坠在芭蕉叶上的声音,急切的砸在地上的声音,咔嗒的打在窗上的声音,唯独没有人的声音。雨声衬的夜更寂静了,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惆怅,仿佛那股潮湿冰凉的气息破门而入一路钻入了心底。

         云梦好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上一次……还是年少时,逃了日常的训练,和魏无羡一起偷跑出去玩,在街上闲逛时却突然下起大雨,急急的拉着魏无羡往回跑,却被匆匆路过的行人撞倒在地。紫色的衣袍瞬间湿的滴答掉水,魏无羡笑的弯了腰。两人狼狈的跑回去又叫阿娘好一顿训,父亲在旁边劝着阿娘,而阿姐端了暖暖的汤来。那时还讨厌金子轩讨厌的不得了,那时总爱欺负聂家的那位小公子……过去就像一场梦,醒了,就什么也没了……江澄深深的叹了口气,手里的玉佩泛起莹莹绿光,仿佛和主人一起难过了起来。     

         再醒来,眼前黑茫茫一片,分不清在什么地方,空荡荡的,安静的要命。江澄边从地上坐起边打量四周,尝试着左右走了几步,突然感觉有东西顺着衣袖滑出掉了下去,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捞,不过还是晚了一步,那物件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炸的放出绿光照亮了那一片儿地方,江澄连忙伸手挡住眼睛并后退。

         只一会儿,绿光就灭了。而四周逐渐亮了起来,江澄这才看到刚刚的东西是聂怀桑以前送的那块玉佩,心下一紧,幸好没有摔坏,赶忙收了起来。突然听到身后有敲门声,回头一看,这分明是在哪位公子的寝房。房里乱糟糟的各种盒子扇子画本小饰物乱七八糟铺了一地,还有喝空的、未喝完的酒瓶就倒在桌上,奇怪的脂粉味、酒味、墨味混着不知名的味道充满整个房间,江澄皱了皱眉头,不过好在味道混杂起来还不难闻。江澄眯了眯眼睛,地上的那块玉佩眼熟的紧,分明与自己刚刚掉的那块是一对儿啊。这时门外再次穿来几下敲门声。床上的被子动了动,里面的人嗯哼了两声,坐了起来。头发散乱的披着,寝衣半滑下露出圆润白嫩的肩头,那人抬起头,竟是聂怀桑!雪白的寝衣衬着像是个白白嫩嫩的小公子哥儿,叫人看着总想欺负一下,要是能弄哭最好了,江澄出神的看着眼前的人。

          看到江澄,聂怀桑可吓了一跳。昨夜睡前突然感觉心里难受,就开了些酒,搬出了自己的收藏品看看。翻到了自己那只剩一只的情人佩,还是当初花了好大的力气收的。却在云深不知处时,送给了那个把自己当哥们儿的人。郁闷的随手一扔,酒一灌,天昏地暗的,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就迷迷糊糊的爬上了床。再醒来就看到了若有所思的江澄,聂怀桑慌张的低头,却看到自己被子上扔着的紫色外衣——那是江澄以前借给他的,一直忘了还。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解释上面沾着的不明粘液,那分明是他昨晚……

         看到那件衣服并猜出了大致情况的江澄莫名心情愉悦。看着满脸通红欲哭无泪的聂怀桑,江澄的心扑通扑通跳的飞快,满脑子想着“好想亲他一口”

         临近正午却发现家主还没起床的家仆小满去敲门却被披着家主外袍的江家家主吩咐去厨房熬一碗清淡的粥来           “???!!!∑(°Д°ノ)ノ”

反正就是怀桑喝醉了酒把玉佩贴在了一张转移符上,江澄被转移到幻境后醒来,又不小心摔了玉佩,掉在地上的玉佩与怀桑房中的玉佩虽然在不同空间但是距离很近,江澄就被强行拉扯穿至怀桑房间,然后莫名其妙就开窍了,在一起,完。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з」∠)_

澄桑 题目太难了就这样吧!

      萌新写文乱七八糟,ooc   冷cp    互相喜欢设定

这个江澄不怎么傲啊!

大致情况:

         少年怀桑被送到云梦交流感情(两家订了娃娃亲)。几天后成功与云梦弟子打成一片,并深受虞夫人宠爱(虞:儿媳妇真乖)。但是他发现江家小少爷江澄好像并不喜欢他(江:我不是,我没有,痛哭)。一天傍晚为了捡回被风吹走的手帕(虞夫人送的),爬树至偏房屋顶却下不来了,怕高的怀桑独自等待直到深夜江澄找来。




















         莲花坞的夏夜是最舒服的。繁星缀满漆黑的天,柔软的月色装饰了地面,凉爽的风将莲花的香气吹向远方,虫鸣蛙鸣相互应着奏成了安眠曲。

          已经到了入寝的时间,莲花坞偏房的屋顶上却还站着两个人

           “一会我先下去,你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  少年将披散的头发扎成一个揪,拢了拢松散的紫色寝衣,一边走到房檐边 一边祈祷不要被其他人发现。

        身后伸来一只手拽住江澄衣角,聂怀桑带着哭腔哆哆嗦嗦的说:“我不……呜我不敢啊……太……太高了……” 江澄啧的一声颇为后怕,要不是自己睡前一直没有看到这个笨蛋找了出来,他岂不是要在这里冷一晚上,胆子这么小,木梯又不知道在哪里放着的,再磨蹭下去叫人看见,明日怕是要挨阿娘的训了。                                         

          想了想,江澄回手握住聂怀桑冰凉的手,望了望地面半安慰道:“也没多高吧!一会你抱紧我,不要出声,别叫人听见了……今晚……你就跟我睡吧!”      “不好吧……我……哎!”不待对方说完江澄就揽住他的腰跳了下去,聂怀桑吓出一声惊叫又连忙闭嘴,手紧紧抱住江澄的腰,闭上了眼睛浑身发抖。

          (用了灵力吧?)两人轻轻落在地上。江澄看着怀里怕的一直没睁眼的人,坏坏一笑,干脆假装没听到聂怀桑想下来的请求,使力把人整个抱回了自己房间。

         叫丫鬟收拾出沐浴的用具,又从自己的柜子里找出换洗的寝衣,安顿好怀桑后,江澄偷偷去厨房要了碗姜汤,怕他在外边冷了那么久着凉了,回去之后哄着怀桑喝完了姜汤,才终于要睡觉了。

         聂怀桑穿着江澄的寝衣尴尬的缩在床的一角,宽大的寝衣衬的人愈发瘦小,江澄坐在床上解下发揪展开被子发现聂怀桑窃窃地看着他已经红了脸,忍不住笑了笑,把人搂了过来   “睡觉”   “哦……好”


           “你手别……”         “(笑)我手怎么了”           “ ……不许乱摸”         “我摸摸我夫人不行吗?(轻轻捏一下)”    “呃唔……(//▽\\)谁是你夫人啊?”      “(啵叽亲一口)给你暖暖肚子,睡吧”

虞夫人听说昨晚他儿子穿着寝衣把聂小少爷抱去了他房间,笑着喝了口茶对丫鬟说“去把少爷叫来就说夫人要训话”

emmmm我画的这个武器好像不怎么厉害,软塌塌的样子 -O-

丧病大学真的超级好看就是少粮,自己试着画了一个小乔(丑哭QAQ),太太们太厉害了!吹爆!希望太太们能多产粮啊!!!